【凌李】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画呢?「壹」

「好的又是一个脑洞大坑」

「看情况写不写长篇」

「不要小瞧这幅画」

01
  李熏然买了幅古画。

  这幅画平时绘的是一幅水墨画,画的是帝王与臣子挑灯对弈,但是李熏然将手放在卷轴左边,画面渐渐淡去,变成一张白纸,彩色画面渐渐浮现,一场淅淅沥沥的雨中,自己带着个帽子若无其事的坐在长椅上。

  李熏然很熟悉那条路,那是赵启平大学宿舍楼下的一条长长的路,道路旁种着一排整齐的杨树,树枝层层交叠,将夏日毒辣的阳光遮的严严实实的。

  每周三赵启平五点下课,李熏然四点钟就坐在那里等了,连管宿舍的老大爷都把他认下了。他用圆溜溜的眼睛不断的向远处看去,在寻找着什么。

  那天下雨的时候,李熏然已经在长椅上坐了半个小时了,眼看着雨越下越大,李熏然顺手将帽子戴在了头上,又向教学楼处看了一会儿,失落的低下头来看手机。

  李熏然在学校训练的时候也是在雨里摸爬滚打过来的人,一连淋几天照样活蹦乱跳的人。

  这点雨算个屁呀。

  雨下的大了,雨珠从层层叠叠的树上滚了下来,重重地打在李熏然的身上,身边的行人匆匆过去。一双熟悉的运动鞋印入眼帘,李熏然顺着浅蓝色短袖向上看去。

  李熏然等的人到了。

02
  浅蓝色短袖的主人是赵启平的师兄,凌远。

  李熏然第一次见凌远的时候就很喜欢他,莫名的喜欢。特意溜去听了一次课,那节课讲到胃和肠道。

  李熏然听的云里雾里的,一直在犯困。他一倒头,就觉得凌远的目光看了过来。苦苦撑着不敢睡觉。

  李熏然觉得听凌远上课这种办法太遭罪了,正巧那天周三,李熏然就记下了,缠着赵启平说每周三来这边吃顿饭。

  他看着画里的凌远撑着伞,走到他身边,眼神里面写满了关心,问道:“没拿伞吗?”

  李熏然冲他笑笑,站了起来:“来的时候还没有下雨。凌助教您先走吧,我哥一会儿就来了。”

  “赵启平一定要你在这儿等吗?要么去我办公室坐坐?”凌远关切的说道。李熏然连忙摆了摆手:“不用了不用了,那个……我哥让我在这儿等他来着。”李熏然心虚的低下头,锅就这样甩到了赵启平身上。

  凌远皱皱眉,平时看着赵启平性格挺好的,怎么对自家弟弟要求这么死。

  下个雨都不让回去,生病了怎么办?

“你先拿我的伞吧。”凌远声音有些低,带着种不能拒绝的感觉,李熏然伸手拿过伞,向他道谢。

  接过伞的时候,李熏然的手触到凌远的手。李熏然拿着伞,脸微微发热,看着凌远匆匆跑过去的样子,愣愣的站了好一会儿。

  李熏然那几天一直很开心,开心的不行。赵启平正好相反,凌远那几天看着他总觉得不大顺眼,上课的时候老叫赵启平起来回答。

  那段时间的赵启平一直在寻思凌远,凌远提前毕了业,考了研,读了博,是不是连更年期都提前了?

  李熏然吃饭的时候听见赵启平抱怨凌远,心虚的把最爱吃的狮子头分了一个给他。

作者碎碎念:
  这是个大坑_(:з」∠)_我尽量两天一更吧……
@赤兔子 我家兔子的脑洞,虽然我写的完全不像这回事……

目录在这里↓↓↓↓

  【楼诚衍生】凝懿段子合集目录

后文指路:
         

评论(14)

热度(80)

© 凝懿 | Powered by LOFTER